欢迎报考赣州市第一中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郭大力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友风采

    郭大力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18-10-30 * 浏览 : 502

    皓首穷经典,光照后来人 ——前辈校友翻译《资本论》的我国政治经济学先驱郭大力传略

       《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经典著作之一。在这个伟大作品中,马克思科学地阐明了剩余价值学说,揭露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为世界无产阶级提供了解放斗争的锐利武器。

      《资本论》全书分三卷,1938年初版译本分五大本,共180余万字。翻译这部篇幅浩繁的巨著,不仅要有渊博的知识,高度的学术修养,而且在当时的反动统治下,要有超人的勇气,敢于冒巨大的政治风险,从1919年“五四运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到1938年抗日战争初期,中间已历二十年,二十年间一直没有《资本论》的完整译本问世,这就表明,翻译这部长篇巨著,并不是轻而易举的。最早把《资本论》译成中文的,是赣州一中老一辈的校友郭大力同志——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翻译家。

      郭大力同志(1905-1976),南康人,七岁时读小学。1919年秋,他高小毕业后考取江西省立第二师范(即我校前身)。1923年夏,他在二师毕业后,录取厦门大学化学系。

      1924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厦门大学学生运动风起云涌。欧元怀等教授带领厦大一批进步师生,转移至上濂,创办了大夏大学。郭大力也随教授转学至大夏大学,改攻哲学专业。

      1927年,大学毕业后,他一度在上海中学教书。当时,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大革命陷于失败,斗争形势激烈而复杂。中华民族的苦难,爱国思想的熏陶,促使郭大力更加关心祖国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在为《资本论》译本所写的《译者跋》一文中,这位年青的经济学家明确提出:中国现阶段的革命是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任务,但“它又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他公然表明:翻译《资本论》不是搞学院式的纯学术研究,而是为了“解剖资本主义生产”,为了给中人民的解放斗争提供锐利的理论武器。1928年春,在杭州大佛寺的一间小客房里,郭大力同志着手翻译《资本论》。当时,他年仅二十三岁。同年,第一卷译完。此时,王亚南先生(前厦门大学校长,已故)也住在这座寺庙里,两人认识后情投意合,决定共同从事《资本论》的翻译工作。为了更深刻理解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更准确地翻译《资本论》,郭大力和王亚南约定,首先系统翻译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著作。从1928年至1931年,他俩合译了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李嘉图的《经济学及赋税之原理》。接着,大力同志又单独翻译了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等书,并先后出版发行。在此期间,郭大力同志曾回到上海,在大夏中学、光华中学、暨南大学任教,并和余信芬女士结婚。他一面教书维持家庭生活,一面坚持翻译经典著作。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驻沪日寇进攻上海。《资本论》第一卷译稿在炮火中被焚。郭大力不得不从头开始,重新翻译。经过七、八年紧张而艰辛的劳动,郭大力和王亚南合作终于把《资本论》全部译完,1938年9月由读书生活出版社出版。全书三卷,译本分五册。它是《资本论》在我国第一部完整的中文译本。

      《资本论》译本出版发行后,在革命人民和进步人士中广泛流传。但中外反动势力却视之如洪水猛兽,郭大力被他们看作是危险人物,公然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赤色分子。当时,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大力同志离开敌占区上海,返回赣南家乡。

      此时,他当年的老师,原省立二师校长周蔚生慧眼识英才,毅然聘任郭大力及其夫人余信芬在其主持的省立赣县中学任教。

      1938年至1940年,郭大力在赣州一中教授高中英文课程。他教学工作认真负责,治学态度十分严格,每次讲课文都要求学生事先预习并反复朗读,课堂上他点名要学生朗读,并检查提问,以了解预习情况,然后才进行针对性的讲授。他的教学工作至今仍得到当年学生的称赞。他教学上要求很严格,但平日对学生态度却亲切和蔼。课后,在校园中散步,学生们遇见他总乐于向他请教。当时,日军已侵占华东地区,他为《资本论》的出版,曾经绕道香港潜赴上海。学生关心抗日斗争,知道他去过上海,常常围着他问敌占区的情况。他总是循循善诱,因势利导,向学生讲述山河破碎,遍地烽烟,人民颠沛流离,遭受日寇蹂躏的悲惨景象,激发青年们的爱国热情和抗日意志。

      郭大力在我校任教期间,一面从事教学工作,一面著手翻译《剩余价值学说史》。

      当时正处在抗日战争相持阶段,教师生活极为清苦,工作条件也很差,省赣中迁移至王母渡乡间,生活更不安定。大力同志就是在这种异乎寻常的困难环境中,坚持翻译这部经典著作的。1940年10月,他一度赴连县,应聘在广东文理学院,讲授政治经济学。第二年,他从粤北回到南康老家,蛰居乡间,集中精力于翻译工作。1943年11月,这部百多万字的经典巨著翻译完毕。(此书于1949年上海解放初期印行,建国以后先后印过两次,七十年代,它的校译本第一、二、三卷又先后出版发行)

      抗战胜利后,他应王亚南等人的邀请,在厦门大学任经济系教授,很受师生尊敬。1949年春,北京解放后,党中央就把郭大力、王亚南等进步教授,经由香港,接到北京。1950年夏,大力同志调到中共中央党校,任政治经济学教研室主任。他在高级党校除担任教授工作外,不辞辛劳,重新修改了《资本论》和《剩余价值学说史》的译文。大力同志治学严谨,精益求精,由此可见一斑。1957年,郭大力同志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被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并担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

      “文革”期间,郭大力这位正在为培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专门人才和高级党政干部而全力工作的老专家,竟被诬为“反动学术权威”,并下放到河南农村,他的身体因此受到严重摧残。此时,大力同志身处逆境,已患重病,但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在夫人余信芬的帮助下,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按照法文本和英文本继续坚持《剩余价值学说史》的校译工作。校译本《剩余价值学说史》第一卷出版后,郭大力同志心脏病突发,医治无效,于1976年4月9日在北京逝世。他没有看见这本书第二、三卷的出版。大力同志去世后,人民出版社编辑部在1978年为《剩余价值学说史》第三卷写了热情洋溢的《出版后记》。它赞扬郭大力同志从1928年开始,就从事马克思《资本论》等经典著作的翻译工作,数十年如一日,直到最后一息,为在我国传播马克思主义作出贡献。他这种工作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人民出版社以编辑部的名义如此热情赞颂译著家,是极其罕见的。郭大力在二师学习时,生活朴素,勤奋刻苦,成绩优秀,德育智育全面发展。这就为他毕生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十至三十年代,在风云变幻,国内外反动势力十分猖狂的历史时刻,郭大力和王亚南合作,把《资本论》译成中文。这不仅仅反映了他高度的学术素养,而且反映了他关心祖国前途和民族命运的优秀品质。郭大力一生密切联系群众,抗战初期,“皖南事变”发生后,郭大力被迫返回凤岗圩附近的钭角村故园,长期蛰居乡间。那时,他已蜚声遐迩,但他谦虚谨慎,生活简朴,和周围群众水******融,从不摆专家学者的架子。日寇投降后,地方劣绅企图把公家在他家乡南康钭角村仓库的稻谷私自瓜分,郭大力挺身而出,团结群众,对土豪们进行斗争,把稻谷分给贫困百姓,大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气概。

      十年动乱时,他已年逾花甲,仍然不改初衷,顶风逆浪,忍着病痛,在非常艰苦的生活环境中,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校译和研究,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尚情操。郭大力同志的一生给大家留下了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他不愧是赣州一中前校友中的杰出人物,不愧是后代学子的光辉楷模。

      【注】郭大力事略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人物分册》、《当代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典》等书中,均有专条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