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报考赣州市第一中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熊淑媛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友风采

    熊淑媛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18-11-04 * 浏览 : 340

    赣南女子教育先驱

    ——记民国省立赣县女子中学校长熊淑媛

     

    黄心卓

     

    1[1]1959年,熊淑媛和燕君穆合影。

     

    这张老照片是母亲与儿子的合影。照片上的母亲熊淑媛,嘴角微微上扬,眉目清秀,目光平静又笃定;一头短发,一身白衬衫,干净利落。站在女子身边的是她的养子燕君穆,当年意气风发的青年,现已年过八十。

    在燕君穆老先生缓缓的口述中,时针回拨至我们这一代人不熟悉的时代,我仿佛看到:熊淑媛这名曾被禁锢在封建婚姻家庭中的“冲喜女”,在一次次选择之下,成为新女性,成长为百年老校赣州市第一中学前身“省立赣县女子中学”的校长,她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赣州的教育事业,在漫漫时光中孑然一身,傲气前行,最终在历史动荡中悲情陨落。正是这样一位如梅的女子,深深的吸引着我去探寻她背后的故事,去理解她作为赣南女子教育先驱身后的责任。

     

    19125月,熊淑媛出生于江西南昌的书香世家,父亲熊采民是一位中学教员,也是小淑媛的启蒙老师,不断给予着小淑媛爱。父母双全,家庭和睦,熊淑媛的童年很是幸福。不幸的是,四岁时父亲突然离世,这温暖的陪伴戛然而止。家中失去了经济来源,熊淑媛的人生轨迹也随着父亲的离开发生了偏离。

    十四年后,十八岁的熊淑媛面临了人生中的第二次不幸。当时,南昌的大户人家燕家有三子一女,长子燕方奋身体羸弱,便想找个媳妇来“冲喜”[2]。熊淑媛出生书香门第,与燕家门当户对,又因为熊父早逝,熊家的家庭条件不好,想减去抚养女儿这一份负担,所以双方家庭商议着让熊淑媛与燕方奋结婚,当作“冲喜”。但婚后不到三年,燕方奋就去世了。

    幼年丧父,年少丧夫,何其不幸。所幸的是,燕老爷子受过高等教育,还算开明,他给了熊淑媛两个选择:“你可以选择改嫁。若你不改嫁,我就把你当作女儿,送你去读书。”

    熊淑媛做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选择,她没有任何犹豫,坚定地选择了去读书求学。早年的不幸遭遇让她相信,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要有知识与能力。因燕老爷子托人举荐,二十出头的熊淑媛就读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3]生物系。同时,燕老爷子把燕家二少爷的长子燕君穆过继给了熊淑媛当养子。

    她在北师大的校园里激扬文字,与同学一道爬长城、游历圆明园,一张张的老照片,记录了熊淑媛风华正茂、求知若渴的求学岁月。她格外珍惜学习时间,抓住一切机会求取新知,获得新生,立下了教育救国的宏愿。

    2[4]:熊淑媛与同学在圆明园遗址留影,右一为熊淑媛。

    熊淑媛

    3[5]:熊淑媛在北平师范大学女生宿舍前留影。

     

    1937年,大学毕业后,熊淑媛回到江西工作,先后在江西省立南昌女子中学、国立十九中学任教员及导师。正是抗日战争时期,在19393月南昌沦陷前夕,熊淑媛随学校迁至赣州。

    1942年,熊淑媛任江西第二儿童保育院[6]训育主任。当时,保育院院长正是蒋经国的夫人蒋方良,两人就此结下了缘分,成为了挚友。

    1943年,时任江西省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的蒋经国先生极其重视教育问题,积极招募人才。熊淑媛因为人亲和、办事公正,在师生之间广受赞誉,蒋经国因此召见了熊淑媛,随后任命她为江西省立赣县女子中学的校长[7]。从此,这位旧时代的知识女青年的人生就与赣南教育事业紧密相连在一起。

    熊淑媛上任后,积极办学、广纳贤材。由于缺少人才,她求贤若渴,为给学校招揽人才,她三顾茅庐请贤。在《疾风中的小草-我的好友冰清》一书中,作者冯汉贞就对熊淑媛招贤一事有详细描写:“谁知过了几天,熊校长竟来拜访,亲自把聘书送到她手中,还讲了许多仰慕的话。并说因恐她应了别校的聘,所以先请游督导拍电告知:为了赣南的教育事业,洪主任请不要推辞。” [8]已经是校长的她屈尊前往老师家劝说,还先把老师的职位定了,这样的做法感动了不少教师,愿意为这位谦虚热情的校长工作。

    这是一份民国三十七年九月校舍修建费支出预算表,详细记录了当年校舍修建之项目类别和用工用料及预算费用情况。她采用的是分别请工,材料自己买,木工,泥工都按天算钱,一日多餐安排餐食的办法。在时局动荡的年月,她为节省费用费尽心思,自己不贪图一分一毫,她用瘦弱的肩头扛起了教育之责,操持着一校之所有事物。

     

    4-5[9] 民国三十七年九月赣县女子中学校舍修建清单和预算表。

    熊淑媛工资不高,一家六口人全靠着她养活[10],本已非常拮据,但她还常常接济邻里学生粮食衣物。有同学就曾告诉燕君穆:“熊老师总是拿你的衣服鞋子送给学校里条件不好的学生。”燕君穆曾是学校排球队主力,鞋子换得快,本就不够穿,母亲却还不时把他的鞋子送给贫困学生,年少的燕君穆曾对此颇有怨言。

    这个对学生慈心和善的校长,在家也有孩子气的一面。燕君穆笑着回忆,“我母亲要是在学校受了气,回到家里就一声不吭,在饭桌上大家都不敢说话,怕惹到她。母亲对我要求严格,用一言一行教我做人的道理。”小时候他常常在母亲的办公桌前写作业,抬头就会看见上方蒋经国先生亲自题写的“公正”二字。母亲告诉燕君穆,这是蒋先生对她的嘉奖和鼓励,她视之为座右铭,时刻谨记。熊淑媛也用一生实践了“公正”二字。后来,因为人公正,克勤克俭,熊淑媛又被任命为“赣州市新生活妇女运动委员会会长”。[11]

     

    解放前夕,学校里有很多学生加入了共产党,国民党要求熊淑媛改名为熊振翀,上报学校里共产党学生的名单。熊淑媛不愿伤害学生,又不敢违抗上级命令,于是把赣县女子中学的操场命名为“振翀运动场”,以化解此事,从而保护了很多进步青年。

    当时,国民党屡次动员熊淑媛前往台湾,但她不为所动,决意留在赣南,她不愿参与政治,只愿守护这一方赣南学子,推动教育事业发展。

    解放初期,时局紧张,新市政府决定将省立赣县女子中学和省立赣县中学、正气中学三校合并为江西省立赣州中学。作为新成立的江西省立赣州中学校务委员会七名委员之一,熊淑媛参与了学校的财产清理与移交等相关事宜,保护了赣州的教育资源,开启了赣南教育的新篇章。

    6 [12]:民国三十八年八月省立赣县中学契据及有价证券清单。

    7[13]:民国三十八年八月赣州解放时期省立赣州中学校务委员会名单。

     

    一个在民国被人尊崇,与蒋夫人交好的知识女青年,在时代交替之际,依然选择与赣州这座城市共担未来。解放后,熊淑媛不计名利,毅然地放弃女中校长的职务,作了一名普通教师,在赣州市第一中学教生物,兼任生物教研组长。

    她的课生动形象,吸引学生们的学习兴趣,颇具特色。生物课上,喜欢带着学生一起做实验,让学生在体验中掌握知识。据熊淑媛的学生回忆,她曾经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柞蚕分发给学生,让学生带回家喂养,引导学生观察柞蚕的生长过程与习性,然后写成文章,在班级里分享。这样的教学让学生兴趣盎然,非常乐意参与。

    赣州市第一中学1955级学生黄源海在《回忆我的班主任》一文中回忆道:“熊淑媛老师,高一至高二在任,兼生物老师。熊老师忠于职守,尽心敬业,热衷于党的教育事业。高一我是班干之一,刚入学不久,她就做我的思想工作,鼓励我争做三好学生,听党的话,争取入党。熊老师对学生要求严格,发现学生缺点,当即批评指正。对某些有困难的学生,关怀备至,甚至慷慨解囊,对学生十分关爱。” [14]

    熊淑媛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一心热身教育事业,她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党和政府的信任与表彰,1955年至1966年间,历任赣州市第二、三、四届政协委员,1955年至1960年,任赣州市妇联执行委员。解放后历年均被评为工作模范、先进工作者或优秀工作者。这些成就让她备受鼓舞,更加积极地投身到工作之中。

    然而,在文革那个动荡年月,熊淑媛未能逃脱厄运,陨落在她洒下一生心血的赣南大地。据赣州市第一中学校史档案中记载:“因熊淑媛任赣县女子中学校长的时候,恰逢蒋经国主政赣南,又兼任正气中学校长,而熊淑媛又曾经担任过蒋夫人蒋方良女士任院长的江西儿童保育院训育主任半年,因工作关系与蒋经国夫妇时有接触。学生红卫兵仅凭此给熊淑媛横加了种种罪名,对她进行了无休止的审问批斗。由于长期遭到学生的批斗、凌辱甚至殴打,熊淑媛身心都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于1968年辞世。” [15]

    她的名字在数十年的沉寂后,再一次被提起,人们开始认识她,怀念她。在赣州市第一中学的一百二十年校庆活动中,学生们回忆这位教育有方的好老师;在江南宋城文化研究院的藏品中,收集并展出了关于熊淑媛的字迹资料......道歉与反思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结语

    熊淑媛在那个思想落后封闭保守的年代选择赴京读书,成为一名新时代女性,试图用知识改变命运,这是她的第一个选择。她想留在家乡守护一方学子,不愿前往台湾,这是她的第二个选择。每走一步都代表着一份责任,她的选择令人敬佩。

    逝者如斯,历史如烟云般消散后,熊淑媛,这样的一位女性教育家的形象却愈加清晰地呈现在我的面前。她命运多舛,结局悲惨,却从不放弃改变命运的机会,全心付出和耕耘在这方土地,为赣南教育事业注入了毕生心血。

    熊淑媛的个人命运和经历,也是中国现代女子从走出闺阁到接受现代教育、服务社会的历史缩影。一百年前,赣州的女子几乎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今日,我们能坐在明亮的教室里接受最好的教育,是无数个熊淑媛这样的教育先驱努力的结果。

     

    后记

    通过不经意间浏览到江南宋城文化研究院公众号内容,我被熊淑媛这个名字所吸引。

    为了了解这段历史,我利用暑假时间先后采访了江南宋城文化研究院的朱坚院长、赣州市博物馆的刘长龄老馆长、赣州市第一中学的万邵文老师、毕兆祺老师,以及熊淑媛的养子燕君穆先生[16]

    由于时代比较久远,历史记载也不多,在寻找资料和进行采访时都遇到一些困难。一开始写作时,情感不够丰富,后在老师的指导下,我收集到了许多有利信息。特别在采访燕君穆老人后,这些问题不攻自破。

    妈妈特意陪同我驱车500公里,顶着30年以来最强的台风“山竹”来到深圳,冒着暴雨狂风采访了熊淑媛老师的养子燕君穆先生。燕君穆老人令我印象深刻,82岁的他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清晰,他对我说他们那一代人只讲“奉献”,积极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并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也是如此。

    对赣州这个承载着他痛苦回忆的城市,他说:“我一直视赣州为故乡,虽年过八旬,却始终怀念这里的故土乡音,尽管她给我带来了一些无奈的痛苦。” [17]

    谈起他的养母熊淑媛,燕君穆老人说:“母亲是个善良、上进、坚强的人,但结局悲惨,令人痛惜。” [18]

    老人对于我们登门拜访十分感动,他说:“你们都是一些正直善良的人,没有你们的伸张正义,我养母将是一段永远尘封的历史。” [19]

    感谢这些老人,他们让我明白,历史不仅仅停留在课本上,不仅仅是一个厚重的词语,她就在我们身边。她关于你我,她停留在每个人的身上。当你擦去表面的灰尘,一个一个历史人物,一件件历史事件,就像珍珠,散发着温和的光芒。发现历史,挖掘历史,把这些精神财富传承下去,是每一个人的使命。

    现在国家富强,我们不再受战争波及,不再食不果腹饥寒交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松。刻苦钻研、无私奉献就是对熊淑媛精神的传承,也是对先辈们最诚挚的感恩。

    一次历史写作,令我受益匪浅。

     

    [1]图为1959年,熊淑媛和燕君穆合影(图源燕君穆)。

    [2]中国的一种封建迷信行为,其内容是让一个久病不愈的病人和别人结婚,用这个“喜事”来“冲”掉不好的运气,已期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

    [3]北平师范大学:19317月,北平师范大学与北平女子师范大学合并为国立北平师范大学。现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

    [4]与同学在圆明园遗址留影,右一为熊淑媛(图源燕君穆)。

    [5]熊淑媛在北平师范大学女生宿舍前留影。(图源燕君穆)。

    [6] 江西第二儿童保育院:在赣州湖边梨园背肖家大院里面,收留了三百多在赣州的流浪儿童、军人的后代以及赣州穷苦人家的孩子。

    [7]赣县女子中学,前身是安远县杜隆元创办赣南联立子中学。现赣州市第一中学的前身。

    [8]参见,冯汉贞,《疾风中的小草-我的好友冰清》,第84页。本书并非正式出版物,为赣州市第一中学校史馆藏品,故未注明出版社。

    [9]“民国三十七年九月赣县女子中学校舍修建清单和预算表”,江南宋城研究院藏品。

    [10] 一家六口:熊淑媛及其母亲,养子、弟媳,侄儿、侄女。

    [11]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妇女指导委员会(简称新运妇指会)民国时期,作为战时妇女运动的总机构,组织和领导了战时的妇女工作。

    [12]“民国三十八年八月省立赣县中学契据及有价证券清单”, 江南宋城研究院藏品。

    [13]“民国三十八年八月赣州解放时期省立赣州中学校务委员会名单”, 江南宋城研究院藏品。

    [14]赣州市第一中学1955级学生黄源海《回忆我的班主任》,赣州市第一中学校史馆提供。

    [15]赣州市第一中学校史档案内容,赣州市第一中学校史馆提供。

    [16]受访人:朱坚、刘长龄、万邵文、毕兆祺、燕君穆。受访时间:20189月。这些前辈为我提供了很多珍贵的资料,给予了我不断探索这段历史的鼓励和帮助,特此致谢!

    [17]燕君穆口述。

    [18]燕君穆口述。

    [19]燕君穆口述。